從搬家33次到坐擁6棟房產






何篤霖有一個居無定所的童年,最慘的時候甚至住過孤台中搬家公司兒院,他說自己是在台北漂泊的“北漂”;為了掙錢,他進入演藝圈打滾20余年。直到34歲真正擁有自己的房子後,他才知道,自己所追尋的不只是財富,而是一個“家”的安定感與渴望。



台中搬家 何篤霖站在東區商辦的頂樓說,要時時提醒自己一定會有錢,財富才會跟在身邊。



要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大安區買房子不容易;但能夠在這六年台北房價不斷高漲之際,在東區SOGO百貨商圈買進四間不動產,更加困難。



藝人何篤霖2005年開始買下北市敦化南路與仁愛路圓環住家之後,才開始認真專研房地產投資。除了一戶住家,目前他在忠孝東路四段共有三間商辦出租,但他更厲害的是,只靠著主持一個彰化搬家電視節目“命運好好玩”,拼出逾兩億元(新台幣 下同)身價。



何篤霖如今在演藝事業上的成就,事實上,他從小就已接受環境的磨練。何篤霖的父母在他小學時離異,跟著母親的他,從此過著四處流離的生活,細數起來,他搬家次數竟高達33次!何篤霖永遠忘不了小學畢業典禮那天,他一回家,家裡所有東西被一搬而空,媽媽也不見了,他坐在空房子裡等,鄰居跑來告訴他,他媽媽要他等一下,搬家會來接他,於是他跟著家具與搬家司機坐了7小時的車子到高雄才見到媽媽。



40年前,一位單親媽媽帶著3個孩子討生活,不僅要承受沉重的經濟壓力,也得面對外人異樣眼光,何篤霖甚至因為南投搬家母親到孤兒院幫忙煮飯打雜,而住過孤兒院,與一群被父母遺棄的孩子一起生活。



有一次,何篤霖跟媽媽一起去擺地攤,突然警察來取締,身旁原本在賣東西的叔叔阿姨一哄而散,連媽媽都抓著包包跑掉了,只剩下他一個人孤伶伶站在路中間,這種“家”不見了的恐懼感,在他內心深處留下一道傷痕。



“仇恨與自卑是逼迫人生成長的力量。”回想起童年時動蕩的生活,何篤霖說,“那種流離的不安全感,讓我從小對於家有一種特別的渴望。” 因此,趕快長大出去闖一片天的念頭,成為何篤霖兒時心中最大的志願。



何篤霖說,如今吃苦耐勞的性格,或許來自媽媽給他的基因。但有很長一陣子,他不願回想童年時那段痛苦的經歷,導致他對黃昏與陰天有一種莫名恐懼,直到這幾年,他接觸心靈課程,真正面對了孩童時的自己,他才明白,只有愛與感恩才能讓人生朝向正向。



何篤霖說,很多年前,他很受不了媽媽老是在家裡堆放過時的物品,甚至連小時候擺地攤賣剩的舊貨都還留著。有一次從台北搬到高雄左營眷村時,還不辭辛勞地載到南部去,“之後她還將這些舊貨拿去鄉下偏僻的市場擺攤賣光,後來我理解,那是媽媽證明自己生命『存在感』的方式,賺多少錢不是重點,但那是她在實踐生命的價值。”



同樣地,何篤霖直到12年前買了八德路住家後,也才慢慢找到存在的價值。“我常說我是‘北漂’,在台北漂泊的外地孩子,買房子後才真正找到歸屬感。”何篤霖34歲之前,在東區忠孝東路四段216巷租屋租了5年,每個月租金高達5萬元,一開始,他也覺得自己怎麼可能買得起東區的房子,但他覺得再這樣幫房東養房子也不是辦法,下定決心要買房子。



何篤霖當時考慮自己的能力,1999年先買松山區八德路四段、東興街口的電梯華廈,因為是七樓頂樓加蓋,他以每坪約20多萬元,總價約980萬元買下。2004年,何篤霖提早把房貸還清後,他擔心手頭上的現金沒有出路,會頓失工作的動力,開始想搬回東區。



2005年,何篤霖看上敦化南路與仁愛路圓環旁的一間54坪老公寓,並以每坪40萬元以下的價位買下,如今已上漲至每坪八、九十萬元,潛在獲利超過100%。



“愈詛咒自己買不起房子,就永遠買不到房子!”何篤霖說,他賺錢的動力都來自每個月追著跑的房貸,雖然他每次買房子心裡也是提心吊膽的,但深信吸引力法則的他說,有一次他看上一間東區商辦,明知房價已經漲上來了,總價超過6000多萬元,他有點猶豫該不該買,於是他竟把對像數據表貼在房間牆上,每天抬頭不得不看到,日有所思、夜有所夢,最後衡量資金狀況可以負擔後就出手,他果然如願以償買到了房子。



“我買房子永遠都是當時最貴的天價,但我不投機,‘政府’打房也不會影響到我。”親眼見證東區房價一路飆漲,何篤霖說,東區房子賣掉就買不回來了,所以他這幾間商辦從未打算處分。他甚至開玩笑說,投資房地產就像養啞巴兒子,不會給你出狀況,每個月該給你多少(租金),一點都不會少,存房子當養老金,假如以後退休了,每十年賣一棟也足夠養老。
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